「萬象更新」對轉移社會風氣的啟示:並試評該劇的演出

                
 許健行
(摘錄-九十藝文回顧集-第169頁)

  在今天倡議轉移社會風氣聲中,世界道德重整會中國分會演出「萬象更新」一劇,實寓深長的意義。

  該劇描寫一個家庭,如何在道德重整會所揭櫫的四項信條的感召下,從快要破碎中再建成一個充滿快樂和幸福的家,這個重大而複雜的轉變,透過編劇者明敏的處理,毫不牽強附會,從亦莊亦諧的對話中,渲染出人類的自私自利心,形成水火不相容,但是一旦遇到愛的感召及理智的反省,又如何摒棄這種自私心,編劇者就是針對這一點,為劇中人指示出一條光明的大道,從而再建成一個快樂而幸福的家,這種心裡而至行動的改觀,竟在短短的兩小時中刻劃無遺,這樣,使我們不能不佩服編劇者的才華,比之任何名劇作家,亦毫不遜色。

  劇中所描寫的家庭,也可以說是千千萬萬不愉快家庭的代表,也正是造成社會不良風氣的構成因素,做父親的藉詞於公事忙,不願留在這個冷漠的家,做母親的也感到家太冷漠了,整天搓麻雀,逛公司,去逃避現實,女兒醉心銀色的夢,放棄學業,每天花枝招展,甚至參加通宵達旦的舞會,二哥雖然感到這個家不成樣子了,但是只有怨言,悲觀。這樣,他們都逃避現實,不去找出原因的所在,不去發掘愛的源泉,於是,這個家眼看就要不成家,快破碎了。

  我們不能忽視家的存在意義,家是社會構成的單位,家不健全,就是社會構成不健全,因之,有了敗壞的家,社會就有敗壞的風氣,我們不相信一個健康的社會,有著多數家庭是支離破碎的。

  如該劇的家庭,便成為構成社會不良風氣的因素,如果有很多成年的人像劇中的父親,他在政府機關任職,視家庭為畏途,而解決公事又要到酒家去。母親整天搓麻雀,女兒貪虛榮,不理功課而招搖過市,則社會風氣又焉能不敗壞哩?!

  這個行將破碎的家,到了最險惡的時候,大兒子從外國回來了,他找出了這個家不和諧的因素所在,是由於各懷自私心,他們不理解對方,而苛求於對方,不檢討自己而縱容自己,他便以身作則,以純潔無私的愛去感召他們,便勸諭和促使他們反省,當他們飽受沒有家庭溫暖而痛苦之餘,在痛定思痛後,一致摒棄自私的念頭,從而互相敬愛,使這個家也再度充滿溫暖和幸福。

  以演員言,飾演母親的最為成功,動作自然,不慍不火,初時對家庭採消極不理和以後恢復她原來的善良本性,演來絲絲入扣,無懈可擊,飾演二哥和妹妹的,也能把握劇情的需要,一舉一動均有分寸,有初寫黃庭,恰到的好處之妙,飾演父親的也能平易近人,其他都能稱職,大哥和李媽媽的說話和動作則似略過於舞臺化,但這小小地瑕疵,當無損於整部劇的光彩,側聞所有演員,都為首次登臺,果爾,則這次的演出,可算百分之百的成功。

  在今天提出轉移社會風氣聲中,該劇實有擴大演出的意義,給人們作為家庭追求幸福的參考,俾有助於改良社會。

  還有值得一提的,該劇對白的雋永,在諧趣中寓有諷刺,極深刻的反射出社會的病態,揭出人性的弱點所在,而在嚴肅中,又往往宣揚愛的柔和,鼓勵人們去追求它。這當然都是編劇者的心血結晶,使該劇在主題嚴正中演來不失於苦燥,符合該劇以「寓教育於娛樂」的最高原則,而「萬象更新」演出的成功,更使我們連想起在今日自由中國編劇人才缺失的今天,實不應忽視這顆隱藏的彗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