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成功的演出          韓福吉(摘錄-九十藝文回顧集-第162頁)

  我們的話劇「答案」終於在昨星期六(五號)晚上演了。內容是抗戰勝利萬民歡呼,共匪利用青年愛國熱誠灌輸共產思想,一愛國青年終被利用,和他的祖父母未隨父母遷臺。淪陷後他鬪爭了他的祖父母,後來看到人民公社和大陸人民之苦境而棄暗投明,冒死逃出鐵幕,在臺灣看到家庭腐化,父親花錢競選,在外花天酒地,母親終日打牌,妹妹只知跳舞享受,家庭無日不吵,非常失望,嗣後由朋友介紹要參加柯峰受訓,並看電影「崇高的經驗」(我們看過的那部)後知道自己錯誤,告訴父母,他的祖父母是被他自己鬪爭死的,願意認錯,今後重新作人,他的父、母、妹妹皆受感動,而接受道德重整。我演幫助父親競選的劉區長,戲雖然不多,可是很易叫好,把大陸失敗的責任推到盟國身上,正表示一般中國人不面對現實的心理。

  終場後全場起立掌聲不停,謝幕四次之多,有兩百多人未能擠進來看,此地負責人Peter Howard,特別跑到後臺向我們致賀成功,說此戲是改變世界之起點,今夜是創造歷史的一夜,是振撼歐洲的一夜。不過這只是一個長途的開始,是希望繼續努力。有好多國家代表跑到臺上來致賀。

  今天早會,一英國婦女領袖說MRA只要能像昨天戲上那樣改變家庭就夠了。一個蘇格蘭青年獨捐五百英鎊,並代表一不願發表姓名的英國婦人捐五百鎊,一共一千英鎊支票親交何將軍。好萊塢大明星Frences Dee的太太,獨捐五千美金,希望我們的戲能作成電視,在全美上演。她說有MRA的戲,可以不要好萊塢。一個意大利代表說,意大利正等這個戲去上演;南非代表約請我們前去。英國代表說:「只要你們願意去,我可以經辦手續。」一印度社會黨副主席對我說,誠心歡迎你們到印度去。可見這個戲感人之深。

  在演人民公社的時候社員在臺上就哭起來了;在鬪爭大會上所有旁觀公審的人也都在臺上流下淚來。何將軍今天說,他在看戲的時候哭了四次,擦濕了兩條手帕。日本代表除幫助我們後臺工作外,也參加了我們勝利遊行的場面,他們說這樣才能表示他們對過去錯誤的補償。

回響---- 一次成功的演出                     趙天水

素:這報導是「誠實」的,這真是個熱力充沛的演出,真如火山爆發,摯可感人看Howard幾句頌詞,多麼有力,「世界問題,共黨消滅」因有此戲都可解決了。無怪你狂喜近迷,要跟它走,大有禹王治水,毀家紓難,在所不惜之概,我了解你當時的情緒,我原諒了你忘記了我們。但,我仍希望你你鎮定冷靜一下,「凡事多觀察」,就會深切了解到,天下沒有那麼「容易事」,記得嗎?「永恆之島」「崇高經驗」為何?從文獻上看,那種風糜一時的情況還得了嗎?但它究竟給社會世界解決了多少問題?這戲你又是以「家庭」為背景,我特別喜愛你的「萬象更新」,如果你手邊有,再讀讀,還是回來先安撫你這家吧。

再回響                             何士欣

  以上是王小姐的先生—趙主任在這篇「一次成功的演出」報導的報紙周邊沿著報緣用鋼筆寫的眉批,字跡淳厚有力,字句簡潔真切,讀了深深感動,不但見到趙先生細膩的心思,愛妻情深,愛家殷切,體會了他們倆有著許多共同的語言及生活的體驗,誠如王小姐在她的文章中所說,他倆共同渡過了半個世紀,在動亂的時局裏,建立了溫馨的家庭,拓展出興盛的事業,兒女的培育與成長的樂趣,再再都見到他倆彼此間「無處不在的愛」,鶼鰈情深!

  我有幸與他倆共事多年,學習到趙主任的含蓄、敦厚與真誠,王小姐的才情洋溢、智慧與經驗並茂,更可貴的是他倆不吝傳承與培育青年人。

  每憶起當年趙主任主持「太平洋文化基金會中華文化中心」並開設藝術課程的情景,以他倆在陶瓷、藝術界的聲望,請來各項藝術最頂尖的大師擔任講座,每開新班,他對每位年輕學員的期許,讓學員們個個自詡才藝非凡,每有學生的作品完成,他的讚賞與幽默評價,讓整間教室洋溢著即將蘊育出『新畢卡索』的美夢與歡笑。還記得我與瑋玲就是每班必到的藝術天才,對自己的創作總是佩服不已,那可真是一段快樂時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