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龍劇」  登載於自由談第十三卷第八期  素之(摘錄-九十藝文回顧集-第152頁)

  自從年幼回國之後,朋友們見面,都熱切的問道一些關於龍劇的問題:「為什麼會起名叫個龍?」「龍劇到底說些什麼?在歐洲怎樣個轟動法?」「龍劇到底說什麼?」「什麼時候回到臺灣來?」「以後還要到什麼地方去?」………這些問題有的我可以回答,因為從龍劇的產生,和牠以後在歐洲的旅行,我都參與了工作,要我來說說龍劇,我實在感到榮幸!我覺得龍劇的工作在歷史上應該是一件大事,這種成就一方面是上帝的賜予,一方面是中國人合作努力的結晶,上自何將軍,下至我們的青年朋友,都已經把我們的智慧,我們的精力,我們的願望化成了龍的一部分,再配合國際朋友的全力幫助,才使牠發生了無比的效力。

使歐洲人認識自由中國

  這次旅行不僅是我們五十個中國人看了許多陌生的地方,而是我們讓一向對中國陌生的歐洲人,看到了中國人。中國是一個古老的國家,地大物博,但是在地圖上來看台灣,卻是彈丸之地,而且上面印的都是福爾摩撒(Formosa)我曾碰到好幾個外國朋友,捧著地圖,叫我告訴他台灣在什麼地方,等我指給他看後,才恍然大悟。許多歐洲人看見我們在街上行走,老遠就喊「塞尤那奈」。把我們看成了日本人,那種對中國陌生的程度,實在可憐;這樣大批的中國人出現,還是首次。尤其是每到一地,都是以中國國旗作為三角旗隊之一做前導,何將軍帶隊的大遊行,這使得保守的歐洲,對於自由中國有了一個新的認識。于斌總主教在德國曾對我們說:「你們都是第一流的國民外交家,你們不僅是在為中國工作,而且是在為世界工作,你們五十人所發生的效力,可以十萬大軍相比擬,我為你們驕傲!」他老人家這樣稱讚我們,我們也確實以此自勉,因為我們覺得這是上帝賜給我們和歐洲見面的機會,我們時時刻刻記得我們是中國人!

  「龍劇到底怎樣轟動法?」我實在無法以尺度來衡量估計,我只知道截至六月底為止,龍劇演出已有一百八十場,觀眾已超過一百三十萬人,看過電視的,更是不計其數。瑞士因為龍劇的影響,一個醫師協會終止了莫斯科之行;一個滑雪比賽因拒絕共產黨國家參加而被取消。道德重整人之一彼得霍華德在龍劇於柯峰初演後曾上台對我們說:「龍劇的產生,是中國五千年文化歷史新的邁進,你們將有長遠的旅程要走,你們要到世界各地!」這話說對了!從上年九月十八日出發,在瑞士的勞森(Luzern)開始經過了德國、瑞典、挪威、丹麥,又回到德國。以後又轉向美洲,將來是拉丁美洲?或是非洲?現在雖沒有明確路線,但是我相信龍劇還有許多路要走,因為牠本身雖有中國的寫實,但是卻包含了任何地區任何人所需要的一個生活上的希望!

「龍」劇的內容

  龍劇分兩個部份:第一部份是從抗戰勝利開始,報導了社會情形,和部份年輕人的幼稚盲從,因為不滿社會迷惑共產主義可以拯救國家,以後發展到共匪佔領了整個大陸,以及暴政的開始-鬥爭大會、雙人雙犛、人民公社-從故事的發展上可以看出來,生活的腐化和人心的敗壞為因,給社會體系開了縫隙,共產主義思想入侵為果,但在台詞的一句一點中,共產主義思想入侵是因,崩潰的社會現象為果。總之,道德的喪失和共產主義思想的毒素,互為因果,惡性循環,形成了中國今日的不幸。從舞台上的第一幕,觀眾已可以看得出來,生活目的的盲目與腐化,所得的後果是什麼!

  龍劇的第二部份是由受共匪迷惑的青年,經過了長時間的體驗,澈底覺悟,冒死逃出匪區作引子,牽出他到台灣後轉變的情形,他深信要拯救國家,必須要有正確的生活態度,中國人除非淨化自己的生活,擴大自己的思想領域,自己負起改變社會的責任,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挽救中國。這位曾受欺騙,而又滿腹牢騷,悲觀失望的青年,找到了生活的中心,從自身做了好的開始。

暴露了人性的弱點

  龍劇固然是寫中國的故事,但重心卻是人性弱點的暴露和治療,所以牠能在各地都受到重視歡迎,因為看戲的雖是膚色不同,人性卻是相同的。回來後,一位熟稔的朋友對我說:「你們所以受到歡迎,那還不是老韃子看戲,想看看中國人什麼樣子?」這話有部份理由,但並不全對。好奇心促使他們來看戲,但看過戲後,改變自己的生活卻必須有深切體會的人才能做到。道德重整沒有固定的經費來源,而竟能支持三個像龍劇這樣的隊伍,牠的財力和物力都是對道德重整有所認識的人自願掏腰包支持的!道德叫觀眾思想純正,生活純淨,做一個頂天立地內心無愧的人!所以有人說,就是共產黨沒有了,也還是需要道德重整,就是這個道理。

  我們每到一個新的地方,都是以大隊遊行和社會公開見面的第一章,行列的編排多是以地主國家的國旗為前導,兩邊徬以中國國旗,和一其他國旗,成一小型的三角旗隊,其後是當地邀請人陪同何將軍,再後是國際旗隊-樂隊-十五呎長的黃龍-中國隊-國際合唱隊-非洲人隊-亞洲隊-歐洲隊-美洲隊。這樣的遊行給人一個無言的說明,世界和平不是不可能企及,而是要每一個國家的人民都生活在道德標準之下,以神的旨意為指標。有人說道德重整是上帝所領導的新型聯合國,也有牠的道理在!

  邀請龍劇到瑞士去的是一位珠寶商古博林博士,他是在科峰看到龍劇後受到啟示,要龍劇在他的家鄉演出,於是龍劇的第一站就是瑞士的工業城勞森。其中有一次是在可以容納兩萬人的露天足球場,為了新建舞台,木材不夠,我們的後台工作人員,竟在一日夜之間,把山上的大樹變成了一座完整的舞台,木板還散發著濕濕的香味。當演出時,我們站在舞台上,眼睛都含著淚水。道德重整所以能夠有如此的成就,一是牠有高超的理想,一是牠的工作人員百分之百的奉獻!

中立主義者的瑞士人

  瑞士是一個小國,兩次大戰都是保持中立態度,所以每一場合,一旦提到瑞士人,他們都會自嘲的加一個帽子-中立主義者。瑞士旅館事業非常發達,人民不大關心國事,我們曾遇到許多社會上有地位的人,竟然不知道他們的國家已和共匪建立有邦交。我們在瑞士的工作中心,是告訴瑞士人,在與共產主義鬥爭的今天,沒有中立可言,徘徊觀望也就是投降出賣,瑞士人不可能只在狹小賺錢的生活圈子中打算………,這已經收到效果。

  勞森之後,移向聖‧卡倫(St. Gollon)。此處為一紡織中心,我曾和我的同屋住到工業鉅子史道夫(Stoff)母親的家裡,這位老祖母已有九十三歲,為當地極具權威的人物,神志非常清晰,談話風趣的很,時常拉住我的手臂,告訴我們一些她年輕時的故事。她說她最愛旅行,曾數次環遊世界,但是因為現在年紀大了,只能從這個房間,走到那個房間,現在陪伴她的是一隻小狗,一匹老馬,一個隨她數十年的管家,一個女工,一個司機,她愛清靜,兒孫都住在別處。每天晚上我們回家,都有一壺熱的薄荷茶,幾樣點心,一盤水菓,一盒巧克力;如果天冷,暖爐已經開開,暖水袋已經放在被子裏。每天都勉強我們回來陪她吃午飯,每次吃飯時,又像小孩子一樣,換一套不同的首飾。一次晚上在一個較遠的鄉間演戲,她嫌我的大衣有點薄,一定要工人從箱子裏拿出一件皮大衣給我穿。她一點沒有老年人的孤傲怪癖,每次談話卻是像是講故事,我答應給她寫信,為她禱告。她的長孫已完全奉獻為道德重整而工作。她說她很覺得快樂,因為她知道她的長孫找到了上帝,找到了信仰,而她的家庭雖然富有,卻獨獨缺乏這兩樣!

德國是個了不起的國家

  聖‧卡倫之後,就是德國。德國是一個了不起的國家,我從心底對德國人有著喜愛和尊敬。他們聰明而不浮躁,工作努力而不露出可憐相。二次大戰,德國受到整個的破壞,世界上有許多飽受戰火摧殘的國家,但是都沒有德國慘重,許多城市,都是像把地給翻了一個面,但是十餘年的工夫,像在今天已很少看到戰爭的跡象。工商業非常繁榮,不過一般生活仍是很簡樸,早餐多是咖啡、牛油、果醬、黑麵包,午飯僅是一片肉、幾根豆角、一些洋山芋而已,家事多為主婦親自操勞,勤簡樸實,處處都是一種新興蓬勃的氣象。

  但是物質上的進步,並不能填補心靈上的空虛。德國人相信自己的才能和禀賦,他們知道如果他們決定做一件事,他們可以成功,但是德國人對於自己國家的前途,卻沒有信心。他們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今天繁榮的景象,說不定明天一個原子彈下來,就完全化為灰燼。所以道德重整在德國的工作重心是忘記過去慘痛的經驗,給德國一個希望,在道德標準下,重建自己的國家,領導世界走上正途,德國人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一再要求龍劇走遍西德的每一個大都市。

  到德國時已屆深秋,枝頭上已交織成一種以櫻黃為主的色彩,這幅景象,往往引我陷入遐思!我的故鄉,就在黃河沿岸,一入深秋,遍野的柿樹,遠看就像是一片紅霞,雜以淺黃的楊樹葉,也就是這幅景色。造物者佈置四季,像是經過細心的思慮,又像是一筆抹成,有牠的細緻,也有牠的渾厚,卻也顯出無比的和諧。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的景色,使我對德國更感到親切,我覺得景緻也正像是一個人一樣,要有其風格,有其氣度,以後在挪威我特別欣賞枯枝縫中的滿月,也是同樣的理由。所以雖然是身在異國,景色竟又是這樣的熟悉,我的心已經飛回那平野無際,混濁河水的故鄉了!

  隨著氣候的變冷,我們面臨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服裝的添置,因為在未出國前,我們以為會到非洲去,所以每人帶的多是免燙的尼龍和單薄的衣服,這如何應付得了風雪。所以從厚襪子、靴子、棉毛內衣、到厚大衣、帽子、圍巾、手套,當地道德重整的朋友,都給做了準備,關切愛護的熱情,猶如家人,所以我們後來雖在溫度零下十四度的地區工作,也沒有受到一點寒冷之苦。

在波昂盛大演出

  從德國到北歐,又從丹麥回到德國,柯峰休息後又出發到德國南部,再加上龍劇未出生前,我們一次參加卜克曼博士的追思禮拜,一次參加魯爾礦區的遊行大會,前後竟停留有兩個多月。回想起來叫人興奮,我們每到一地之前,都有由何將軍陪同地方重要人士,先做開路的工作,所以何將軍說他也是一個尖兵。西德波昂也是如此,西德政府曾給何將軍最高軍禮接待的榮譽,有摩托車開道,有儀仗隊,樂隊奏出中國國歌,中華民國的國旗,也於二次大戰之後,首次在德國飄揚,德國雖是中國友好的國家之一,但是並沒有正式外交關係,德國政府這樣措施,不能不說是一件大事。

  其後我們在波昂的三天賣票演出,真是盛況空前。首場演出時,曾有十八個國家的大使,和三十餘使館人員來看戲,戲後還遲遲不散,圍著我們問長問短,都認為只有道德生活才是挽救世界的唯一的方法。我們在波昂演出的場地是貝多芬的音樂廳,那是一個最新型的建築。德國人喜愛音樂,崇敬貝多芬,所以這個音樂廳的規模輝煌,設備完善,除唱歌演奏外,從沒有做過其他的演出,龍劇能夠在那裡賣票公演,不能不說是一件奇蹟。該廳位於萊茵河畔的高崗上,和市區有一個大廣場相隔,遠一點望去,白雲為襯,河流如帶,廣場上有一大排旗林,懸掛著許多不同國家的國旗,而在大廳的四角,各有四支高入雲端的旗杆,每天都是飄掛著中、德、美、法四國的國旗。多少年來,國運坎坷,中國人由於現實環境的殘酷,內心都有那麼一點點掩蓋著的自卑,這些天能夠天天看到自己的國旗在高空中招展,心緒實在激動。

  波昂是一個政治文化中心,沒有魯爾礦區的煤烟味,沒有埃森(Essen)的繁喜囂擁擠,你可以聞到靜默中研究工作的氣息。德國真是一個了不起的國家,我們堅信,德國是會站起來的!

「龍」劇向北歐進軍

  龍劇能夠進入社會主義國家地區-斯堪底那維亞半島-也是一件大事。這個區域包括芬蘭、瑞典、挪威、丹麥,我們從瑞典開始,顯然已遭遇到一種新的形勢。

  瑞典地踞北緯,冬季夜長日短,每天下午三四點鐘,天氣已經開始昏暗。頭一兩天,我們非常不習慣,覺得上午特別短,一到下午又老早就想打瞌睡,幸好以後逐漸習慣。瑞典得天獨厚,一百五十年來,沒有發生過戰爭,生活非常富裕安定,但是道德的低落,是隱藏在社會深處的危機,尤其一般人不相信瑞典國內會有共產黨。我們在瑞典遇到的最大難題,是共產黨幾乎控制了所有的報紙,詆毀道德重整是納粹的死灰復燃,警告民眾不去看我們的戲。為著使人們瞭解真相,我們曾三五人為一小組,展開挨門挨戶的邀請工作,帶著何將軍的英文文告,龍劇的說明書,對人們說明真象,所以後來仍是場場客滿。有一次戲後,一位在體育界很有名的瑞典人,在台上說到報紙是在撒謊時,觀眾掀起如雷的掌聲。其實藉文字的宣傳,來歪曲事實,是共產黨一貫的手法,我們在大陸上有過許多這樣經驗。瑞典初演時,曾有兩架包機從芬蘭飛來,為看龍劇的表演。我們曾做去芬蘭的準備,後來因為當地的情況複雜沒有成行。

共黨利用學生搗亂

  瑞典之後就是挪威,挪威是一個民情較為開放的國家,共產黨曾利用年幼無知的青年,在劇院搗亂,想阻止龍劇的上演。那些青年蠻橫、粗野的態度,也正是大陸淪陷前一些學生鬧風潮、滋事的重演,挪威人自己看出他們國家潛伏的危機。

  聖誕節我們是在挪威渡過,兩百多個朋友都被邀請在家庭裏面,圍著聖誕樹聽聖經故事,唱讚美詩,交換禮物,禱告,這是我們中國朋友首次在外過聖誕節,心的深處,都多少有點想家,聖誕日晚間有晚會,唱詩之外,還演聖經話劇。道德重整內部崇拜神的氣氛非常濃厚,是實在的。

  丹麥是北歐的最後一站,也是最困難的一站。共產黨因為在挪威、瑞典的失敗,所以在丹麥要做縝密的佈置,這是我們初到丹麥時聽到的消息。果然在第一天演出時,有傳單,有大幅的布質標語,再加上哨聲、喊聲,把戲院裏幾乎要抬起來。幸好警察早有準備,很快的把主要搗亂份子拖了出去,在這中間我們的戲並沒有停止。我們不知道以後還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我們覺得出來是有聖靈與我們同在,我們中國人雖然是來自反共的國家,但是面對面的和共產黨鬥爭還是第一次。這些叫囂的聲音,都已拿錄音機錄了下來,在國內也曾多隨著龍劇的記錄片放映過。共產黨搗亂不成,又改變放臭彈的詭計,企圖使觀眾離開。記得那一天他們曾在戲院內放了廿一枚臭彈,但是觀眾沒有一人走動。後來又揚言如果不停止演出,則他們不惜造成流血事件,恰於此時我們接到德國邀請,於是決定離開丹麥,留下了當地的道德重整朋友,繼續做放映道德重整的電影的工作。

「龍」劇的效果無法估量

  北歐這幾個國家,都是和共匪建立有邦交的國家,在斯德哥德爾摩、奧斯陸、哥本哈根,都有共匪使館的設立。我們演戲時,常見有三兩個中國人沉默的坐在下面,戲完之後,馬上就離開,可能就是共匪使館的人員。我不知道他們看過戲後,作何感想。但是這些國家,中華民國的國旗能夠招展過市,暴露共匪暴政的戲劇能夠上演,而得到極大的反應,對共產黨來說,不能不說是一個諷刺,所以塔斯社曾經多次的攻擊道德重整。

  反過來就我們中國來說,單憑我們的人力財力,絕不能維持這樣龐大的隊伍,更不能進入共產黨的外圍國家,龍劇對別人,對我們自己所發生效果,我們不可能估量,我一點也沒有說錯!

  龍劇今天正是麥克諾參加大會,今後還有許多地方要去!讓我們為牠祝福禱告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