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的樂章---編者序        趙秀晞(摘錄-九十藝文回顧集-第12頁)

  母親生於民國九年九月二十二日,一生住過三個地方:大陸、台灣和美國,每一階段又約以三十年為一分。

  在大陸的一段因為時局的關係和兩岸的分隔,自幼家中很少談論故鄉的事,所以對母親的前段生活瞭解甚少。只知道她來自一個大家庭,有一個與她年齡相差很多的弟弟,二OO七年我與西彥去河南探親,才和舅舅有了多一些時間的接觸。母親原來有四分之一的猶太血統,她的外祖父是俄裔猶太人,還在革命其間效過力。這前三十年由舅舅,二舅媽和大尉表弟來描述了,也可由父親寫的「俏皮話的祝福」知道一點當時和母親相遇的故事。

  中間在台灣的三十年,可謂她的黃金年華,參加道德重整、學畫、寫作等等,她的作品百分之九十都產生在這一階段。除了這些她還翻譯過科學世界做為教育部國民學校科學教育叢書,也就是這份翻譯的稿費,為哥哥買了套大型音響,為我買了台鋼琴。這本書也曾改編成連續劇在當時的教育電視台播出,可惜因經費不足,只出了三集就叫停了,我還曾演其中的學生「秀秀」又名「胖胖」!後來她又協助趙蔚然牧師策劃台視公司的「星期劇院」,每到週日下午,我倆常守在電視機前;她等節目,而我在企盼那天的戲是她寫的。

  母親由鄰居周媽媽〈朱光潤大夫〉的介紹認識了「道德重整」,她們曾一起去菲律賓開會,也在那時認識了何應欽將軍。她的第一部作品「萬象更新」就是在周媽媽的鼓勵下產生的,「萬象更新」後來常在過年時當成廣播劇在收音機裏播放。之後,她又寫了「藍螞蟻社會」,然後才是轟動歐洲的「龍劇」。我因當時年齡太小,只知道為了「道德重整」,媽媽常不在家。可是又為她能幹,會寫劇本、會演戲,而感到驕傲和神氣。問到許哥哥的看法時,他的反應就大不相同了!當我告訴他想為媽媽出書,尋問他的意見時,他立刻說「太好了!我不但支持還要寫序。」,他直說媽媽是了不起的女性,在當時道德敗壞的時代裡,她如何努力用文字鼓舞喚醒人心。

  有了自己的理想、嗜好、事業,她在其間還協助父親創辦工廠,又到國外引進機器和技術。可惜最後父親因為人做保,終就將一切都盤給了人家。(父親於一九八七過世的前一年出過一本自傳【疏夢錄踪】,內有詳細記載在陶瓷業的經歷。)

  教會生活、全新交托、過仰望神的生活,是媽媽自一九五三年受洗後一直尊行的。她的文章也大多以信仰為中心,每封寫給我的家信,也必提醒我要以神為主,要會交托和常感恩。她每日必靈修,跪地禱告,直到她的腿不再允許她再這麼做。

  一九八O年自台灣遷至洛杉磯哥哥家附近,這進入了她人生的第三階段。 前十二年的時間,她為了生活,為了不把負擔加給子女;她六十歲時學開車,找工作。她加入Rose Hills,開始了她的另一事業------預售福地推售員。當時還是人談後事就變色的時候,整個公司也只有她一位中國推售員。她努力且有信心的教育,改變了無數人的觀念;她開車帶著一個個家庭參觀介紹預定地的重要性。她在不同的華人教會做簡報,推展建造墓園的構想。一九八九年她得到公司最高榮譽Distinguished Sales Award。一九九二年自Rose Hills退休,離開時公司已有三十多位中國推售員了。也因這十二年的工作,使她進入了美國社會,享有醫療保險和退休金。

  一九九五年以後,她搬到了美國東部紐澤西與我同住。其間「龍劇」四十週年紀念時,她還獨自到瑞士柯峰「道德重整山莊」住了一週。她常回台灣訪友,也為自己八十歲時開畫展、出畫冊,每年都回洛杉磯看望哥哥。

  二OO二年因感到雙腿起坐吃力,堅持要搬到一處環境優美的老人住處Meadow Lakes。她考量到她真不能行動時,那裡可以有人照顧她,而不要把負擔加給我。她喜歡那裡安靜的環境,每天看書、讀世界日報、整理她的畫……,好得文章也會替我們剪下來。那是一個全是美國人的住處,她是唯一的中國人。她的幾件旗袍、棉襖、棉褲,羨煞多少外國人,每到中國年時,她都是最紅的;不只因她是中國人,她的畫會放在廊道上展覽。因她的才能和高雅的氣質,住在那裡五年間人人敬重她想與她做朋友。二OO六年時在Meadow Lakes還曾表演過山水畫,那也是她最後一次動筆畫畫了。

  媽媽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但沒算到人的腦子會退化!二OO八年五月西彥和我決定將她接回來同住,對於一個失憶的人,我們認為讓她有一個熟悉環境是很重要的。每天看到她那滿足、心安的眼神,是我們最大的安慰。

  在整理媽媽文件時,找出了她的剪報,雖不多但也夠整理成集做為她九十歲的紀念!有了這個想法,從最初步何姐姐、莉君的中打開始,到向各為長輩、親友邀稿止,您們都那麼的熱心支持。文集有了骨架,舅舅的題字,許哥的編排指導,到最後何姐姐的總整理和找印刷公司……,每一步若沒您們,母親這本紀念文集難以達成,謹代表母親誠心的謝謝各位。

二O一O年七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