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可以有一個夢 (林福岳)

我也可以有一個夢想

  推動道德重整的工作,在台灣採取成立協會的組織運作方式,其原意就是希望凝聚各種原本分散而有限的資源,然後體察社會中人心的需求,尋求出我們可以出力的方向,為朝向更好的目標而努力。

林福岳 南華大學助理教授

  在那個草創的年代裡,我們的理想有一種曖味的光芒,希望創辦一個組織,用團體的力量,從事改變的工作。改變誰?改變自己,也要改變社會。很自然地,讓我想起金恩博士的話:「我有一個夢想 …… 。」起碼,我們都不曾懷疑過那樣的夢想。

  於是,我們有了道德重整協會。

   這十年來,許多活動都在各地留下或深或淺的軌跡。「乾淨選舉救台灣」的街頭吶喊、大專青年的飛揚歡笑、幸福家庭的溫煦和樂、 …… 甚至踏遍東南亞的青年交流,在在都成為我們邁向理想的斑斑鑄記。這些活動中,我都將自己的足跡輕輕地印在其中,對於我而言,這些美好的戰役我都曾與役。

  就是這樣,推動道德重整的工作,在台灣採取成立協會的組織運作方式,其原意就是希望凝聚各種原本分散而有限的資源,包括人力、物力、財 力,然後體察社會中人心的需求,尋求出我們可以出力的方向,為朝向更好的目標而努力。每一個參與的分子,都不應僅僅是一個旁觀者、支持者,而更要自我期待 是一個參與者、行動者。

  我所參與的這些事情,讓我相信道德重整的理想是有實踐的可能,我們由少數人的改奱是可以影響多數人,儘管成效仍然有限。但起碼我們可以說,這個組織不是無所作為地存在這個社會上,雖然可能我們做得不夠,但是努力的軌跡是不容磨滅的。

   曾經和一個多年未見的朋友會餐,他堅持要請我,他說:「因為你做的事比較有意義」;也有朋友要我保重身體,他說:「因為你對這個社會很有用。」如果我只 是一個人做著自己的事情,身旁的朋友是不會對我這樣說的。是因為這個協會,因為大家共同的努力,讓他們眼中看到的我,可以變得不一樣,可以承擔和負載一些 社會的需要。

  是的,在這個協會中,我可以從一個平凡的人變成有夢想,並且得以實踐途徑的人。不僅僅是我,而是每一個對社會有所不 滿、同時也有所期待的人,都可以在其中找到一個轉變的鑰匙,就是改變自己,然後改變他人、改變社會。我們十年前上路了,走得艱苦,也必須時時堅持,但是這 條路還漫長,還需要更多的人一道來走,只因為我們生活的環境還不夠好。

  希望就在於,像我這樣平凡的一個人,在這裡也可以有一個夢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