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者通訊

親愛的朋友您好:
  道德重整協會的通訊(雙月刊)改版再出發,且擁有一個嶄新的名字—Life Changers。新的通訊內容將分為當期我們最關心的「封面主題」、在台灣關於協會大小事的「國內消息」、全世界道德重整朋友和團體最新動態的「國際消息」、激勵人心的真人真事「改變的故事」、和登載各種重要訊息的「協會快訊」,請各位舊雨新知在每個奇數月份密切鎖定月訊的出刊,並不吝給予我們建議指教!

Life Changers 改變者通訊-第十七期出刊囉~~

阮國非之死,媒體做了什麼?

林福岳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副教授、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兼公共事務長,也是本協會會員)

 越南人阮國非,27歲,來台工作三年多,在今年初為了更好的薪水而違約離職,成為大家口中的「逃跑外勞」。8月31日早上10點多,阮國非隻身出現在新竹縣鳳山溪邊,沒穿衣褲、不知要做些什麼。隨後他與前來拘捕他的民防和警察發生肢體衝突,警察陳崇文情急之下開了9槍,阮國非送醫後失血過多不治死亡。
 事件發生後,新聞媒體並未在第一時間披露,而是在數日之後,逐漸出現相關的報導。而在報導伊始,新聞報導所呈現的字眼和論述方式,都是朝向將阮國非視為犯罪的方向,例如:「不過他坐在警車旁邊,『竟然還使命地反抗』,甚至鑽進車底,就是不願意乖乖就範」、「『勇』警連開9槍……『暴走』逃逸移工中彈亡 『新竹人狂讚:剛好而已』」、「還把機車推入河內,『行為詭異』」,以上的各種方式,都先將阮國非視為非法人士來呈現事件。

 我國允許民間企業雇用外籍移工到台灣工作,迄今已經超過25年。現今我們的各種產業勞工及社福照護人員,甚多仰賴這些東南亞國家的移工,目前人數多達65萬人。然而,從許多研究都可以發現,台灣媒體在報導外籍移工新聞時,多以負面的方式來描述。
 根據研究顯示,2001年時三大報的外籍移工報導中,呈現了6種主要形象:「勞資關係不和諧、對台灣發展不利、與本國勞工相處不易、與本國人民相處不良好、不守法及不安全。」媒體在報導移工相關的新聞時,往往只報導政府或警方的單方說法,未能平衡報導,甚至將外籍移工的社會新聞放大處理,加深大眾對外籍移工的刻板印象以及社會的對立。
 後續的研究也指出,到了2007-2011年四大報的外籍移工報導中抽樣發現,媒體在報導歐、美、日、韓等所謂先進國家的移居者時,多以「進步、仰望」的觀點;而報導東南亞國家移居者時,則落入「落後、歧視」的框架。不過,還是有一些進步的地方,例如正面報導的比例增加,或是更關注移居者的內在與素質,而非外表特徵。這種報導方式,對於整個社會改善既存的成見,是有正面的助益的。

 從8月31日到9月5日,各媒體的新聞報導中,除了陳述事件本身之外,還加入了許多額外的身份背景描述,甚至用了許多情緒性的字眼渲染。像是「逃逸外勞」這種稱呼方式其實並不精確,真正在法律上所用的名詞是「行方不明人口」,雖是違法,但所違反的是與雇主之間的民事契約,其處遇頂多是遣返回國或是罰鍰,並非刑事案件。然而,一直以來,新聞媒體經常報導警方追捕逃逸外籍移工的新聞,甚至以獨家、直擊、跟拍的方式來呈現警察破獲逃逸外籍移工藏身地點,但有多少媒體願意花篇幅探究他們為何逃逸?又有多少民眾了解移工為何逃走?當台灣社會塑造出風聲鶴唳追捕逃逸外籍移工的氛圍時,這些移工豈能不膽戰恐懼?
 台灣社會長期對外籍移工充滿著偏見與歧視,新聞媒體作為傳遞訊息的管道、做為社會公器,更應該謹慎而嚴肅地處理不同族群的報導內容,以免報導的角度和用詞,引發和加劇社會的衝突和對立。

 這起遺憾的事件,凸顯了我國在對待外籍移工的政策與制度上還有許多缺失,新聞媒體的報導方式亦是如此。傳播媒體是大眾獲取資訊來源的重要管道,新聞媒體自身對移工的既定印象,透過文字、畫面不斷傳達,也許是加深國人對於移工的不友善與刻板印象的原因之一,對此,媒體也應該要更加思考在呈現移工的報導時,如何善盡社會公器與真相報導的責任。


【芬蘭教育參訪分享系列】

作者:傅斌暉
(作者為台北市立中山女高美術教師,台灣師大藝術教育博士,教育部美術學科中心種子教師,師大道整團第26屆團長)

  自105年,台北市包含中山女中等五所高中,開始和芬蘭兩所高中建立合作關係,雙方定期安排師生互訪,了解彼此的教育文化,也讓學生有機會體驗不同國家的上課風貌。傅斌暉以教師會會長及藝能科教師的身分,代表中山女中參訪團前往芬蘭考察,除了實際觀察辦學方式外,更希望能將所見所聞,盡可能地分享給台灣關心教育的夥伴們,一起思索台灣教育的未來!

【分享三】芬蘭的學校如何排名和行銷?
  許多報導都說芬蘭沒有學校排名,其實不完全如此,芬蘭的學校也會自我行銷和評比,只是他們比的東西跟我們不太一樣,以下是我印象最深刻的:

一、以學生進步的程度來評比學校
  「本校學生進步的程度,在芬蘭全國四百所高中裡排名第七」,瑞典語高中校長一開始就這樣介紹他們自己;校長進一步說:「只看考試結果太容易了,只要招收好學生就會有好結果了」。
  校長說這個排名是由芬蘭國家新聞社(National news bureau 〔STT〕)所進行的。他們將學生進入高中時的平均成績,和學生參加全國高中畢業會考的平均成績做比較。由於這個排名只看入學成績和畢業成績的差異,因此就算學生畢業會考成績不佳的學校,排名也有可能會很高,因為這表示雖然學校沒有招到最好的學生,他們仍把學生教得很好。 「我們能有好表現的主要原因是『信任』,校長只是管理者而非監督者!」校長這樣說明著原因。
 
二、以「學校氣氛」獲得學生和家長支持
  「本校學生和家長對學校的最大正面評價,都是『氣氛良好』,這對學校就是最大的回饋!」瑞典語高中校長接著表示:「學校最重要的價值是氣氛,而不是課程,讓學生樂意來學校才是我們的主要目標」。這句話真的觸動到我,尤其當我此行之前,心裡只想著「我要了解芬蘭新課綱和新課程!」結果他們校長卻說:「氣氛比課程重要」!
 
三、特地展現其「校園民主
  另一個讓我感到新奇的,就是兩所高中都把「校園民主」當作行銷重點之一,其中一所甚至直接由學生會來跟我們分享校園如何民主,而非學校。
  瑞典語高中校長最後說:「進入社會後,職場看的主要是你的能力,而不是你記住了多少的知識和資訊」,校長邊說邊指著他手中的手機:「因為這就是知識和資訊」。
  此行許多台灣老師都有一個感想,論教學技巧,芬蘭的老師並不一定比台灣老師優秀,但我們最明顯的差異,是表現在「觀念」上,兩個社會對於教育的價值觀,真的很不一樣。
  觀念的差異不一定誰好誰壞,而是要看是否適合這個社會,但若回歸「人」的角度思考,我真的希望有一天,我們不會「只看見」升學和考試結果,而也能用「孩子有沒有成長」、「孩子喜不喜歡上學」、乃至「學校能否幫助孩子面對不可知的未來」等多元觀點來評價一所學校!.....>>>
更多內容請下載:Life Changers 改變者通訊-第十七期

Life Changers 改變者通訊-第十六期出刊囉~~

選擇寬恕 被害者成為得勝者                   編譯/許壽峰

  南非的道德重整工作者 Portia Mosia 分享她如何透過道德重整婦女和平圈活動,拋下包袱、重啟生命,從被害者轉化成得勝者,承擔起為受害婦女發聲的領袖角色。
  從小就想要成為領袖,有一番作為。小學時,總想知道別人是否有午餐吃,沒有的話就分他們吃。中學時擔任學生會主席,非常活躍,這也激勵了我想要為所當為。
  我的父母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這點也影響我的人生和信念,相信神就是愛,時時都保護著我。
  這個信念卻在2002年給震垮。那天晚上我服務的餐廳有一組訂位,經理要我加班。下班後,搭火車回家,下車後走路時,覺得有人碰我的肩膀,正高興有人可以陪我走一段。
  沒想到這竟是一場人生噩夢的開端。一下子就被布條和膠帶矇住雙眼。我試圖反抗,卻跌倒,被拖上汽車,到了某個地方,我被拋在地板上,感到困惑且驚怕。
  只聽到有人竊竊低語。這時我開始和神計較,質問:「這就是祢對我的愛嗎?祢的保護呢?為何祢容許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就在那時,我想起一段聖經經文,而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祈求神讓我活下去。
  噩夢持續不停,我被剝掉衣服,慘遭毆打、強暴。記得,挨揍時我哭個不停,直到身心麻痺、哭不出來,只能任人擺布。
  一切結束後,隔天早上我被載回原地放逐,徬徨無助。這遭遇,讓我失去身為女人的信心、失去對神的信仰、失去副理職位,還須住院三個月療傷,變得憂鬱且孤立自己。

  後來,我在2007年接觸了道德重整的婦女和平圈 (Peace Circles) 團體活動。在一次「寬恕」主題的聚會中,對著一群陌生人,分享了我的故事。那是頭一次覺得,自己始終扛著的一個大包袱從肩上卸了下來。從那天起,我領悟到必須原諒自己、原諒那些加害者,不是要姑息他們的過錯,而是要從精神牢籠裡釋放自己。
  幾個月後,在家人、朋友及道德重整友人支持下,領悟到我能為世界付出的其實很多。2009年,我開始更加確信,要為有類似遭遇或其我呼吸到新生命,人生得以重新開始、生命得以獲得修補。他需要療癒傷痛的婦女發聲。我覺得神其實是在預備我,使我有能力承擔這項呼召,如此才能不帶評斷、毫無保留地理解她們、建立聯繫。
  婦女和平圈讓我有機會擔任引導員、訓練講師、輔導員、國際協調員、專案經理等領袖角色。我們接觸到的婦女大多遭遇到強姦、家暴、低自尊、無法寬恕等生命挑戰。在和平圈活動中,我的經歷成為一項禮物,協助其他婦女轉換心境,有所啟發,並且展開自己的療癒歷程。
  欣慰的是,我不再認為自己是一個受害者,而是一個得勝者。現在我知道,儘管有過去的經歷,我是美麗的,因為我之所以是我,並不是取決於我的生活經歷,而是我的人生使命。真正的領導力,是身處傷痛中依然有能力做出積極正向的抉擇。有時候,在痛苦中我們難免會要問「為什麼?」事實是,如果不是我,會是誰?沒有人注定得遭受傷痛,但是徘徊在傷痛中,只會讓我們錯失釋放生命潛能的契機。


Children are our future/孩子是我們的未來                     秘書處 兒少關懷工作團隊 提供

  進入少子化的時代,資源紛紛隨著長照、銀髮照顧政策轉向;儘管如此,協會的兒少關懷工作團隊認為「唯有今日努力,才能創造明日的希望」,在這個時刻,更應該重質不重量,當務之急是提升兒童青少年的核心素養,即為適應現在生活、面對未來挑戰,所應具備的知識、能力和態度。
  逆風飛翔、青春M.A.D和小樹計畫,三個兒童青少年生涯及家庭輔導關懷工作方案 ,分別就基礎、扶弱和拔尖的層次發展個別化的直接服務和二線的策略聯盟合作網絡。


「逆風飛翔」脫貧專案
  台南市政府委託,針對經濟弱勢家庭之十八到二十歲青年子女所發展的脫貧方案。今年共有二十位同學參與,其中五位舊學員持續報名。為期一年的訓練,內容包含:關鍵學習講堂、戶外旅行、儲蓄獎勵、企業實習和個案關懷,以提升自我了解、生涯探索、經驗累積、財富增加。四月和六月分別辦理關鍵學習講堂課程,淺談財務管理、進行自我探索和生涯規劃。五月利用假期進行兩天的戶外體驗活動。暑假期間,正在進行的是企業實習,考量各個學員的能力、興趣以及未來職業發展,安排到不同單位做職場體驗。

「青春M.A.D」青少年生涯訓練專案
  主要發展學習型團體,分為三個主軸進行:生涯探索(生涯探索訓練、技藝學習工作坊、戶外體驗學習活動)、關懷服務(親職座談、不定期個別關懷、親子一日小旅行)、加值培力(服務學習、客製化課業輔導、悅讀計畫)。今年共有四十二名學生參加,已經辦理過三次生涯探索課程、三次技藝工作坊、三次親職座談會及暑假探索體驗營;除此之外,另有十多位同學加入「鼓動MAD力」鼓藝學習課程,於7月29日佳里榮民之家、8月12日高雄紅十字會育幼中心進行服務學習活動,活動內容全由參加同學一起討論、安排。

小樹計畫-品格教育與自我管理計畫
  今年的小樹計畫也進入轉型、評估的階段,希望除了一線訓練外,也能發展二線的組織策略聯盟,讓提升兒童青年生命素質這件事,能夠更扎實地發展出一個網絡。
  在菁寮天主堂的引介下,去年開始和菁寮國中合作。新的一年從寒假創客營、開學後的帶狀小團體課程,讓協會對於偏鄉地區學生的品格教育有更多的著力點。
  新化區大新國小申請帶狀課程,為三年級兩個班級的學生進行為期四週的學習活動,主題為情緒管理與價值廉誠,小學三年級孩子的情緒跳動,往往能為課程提供恰到好處的實力教材,當然,一方面也考驗了上課講師的控場能力。
  暑假亦不得閒,除了協會自辦的夏令營活動活動,跟不同單位都有合作機會,例如:與一人一故事劇團合作辦理公益演出、為香港聖母聖衣教會的教友上課、和永福國小志工團合作辦理親子戶外體驗活動……等。

 更多內容請下載:Life Changers 改變者通訊-第十六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