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Changers 改變者通訊 第十一期出刊囉!

我的工作就是 道德重整生活的實驗室               口述Dr.OmniaMarzouk    翻譯許壽峰    

  國際道德重整協會會長Dr.OmniaMarzouk特別撥空來台參加年度團隊聚會,會中特別應邀分享道德重整對其個人生活、工作之意義及影響。特此摘錄其中精華與大家分享。

  我在15歲那年認識道德重整。當時我在澳洲讀書,受邀參加青年營隊,最吸引我的是那裏的人有種正直的特質,他們誠實面對自己的錯誤。關心世界,而不是只在乎個人的事情。

  營隊當中有一位南非人因為自認為比我優越而向我道歉。南非是白人國家,所以對於他的優越感我不覺得意外,但是他的道歉卻令我驚訝。另外有位牧師坦承,絕對純潔對他來說很困難,這也是令我很訝異的一件事,因為牧師或穆斯林都是宗教的領袖,在信仰上都很有成就,但他卻承認自己遭遇的困難。

  認識靜默及四大絕對標準後,決定試試看。在靜默中我有兩個想法,第一,是對哥哥的忌妒,其次是我痛恨貪污,自己卻不經過父親的同意就拿走他桌上的零錢。我在安靜裡發現我錯了,並且跟哥哥和爸爸道歉。從此之後我繼續靜默的習慣,並且遵循四大道德標準,也重新深入我的信仰,成為一個更好的回教徒。

認識道德重讓我明白了四件事:首先,真實經驗就是最有說服力的證據。其次,如果要成為改變者,自己必須具備改變者的品質,在改變世界之前,我們必須先改正自己的缺失。第三,個人無法獨自創造改變,必須匯聚眾人之力。最後,信仰與靈性在現代世界裡有重要角色。

visit

  從小就想當小兒科醫師。在安靜時,曾擔心神會要求我去做別的事情,可是後來安靜中的想法是,我仍然肯定要當小兒科醫師,但想到的是:對待每個小孩就像是我兄弟的孩子一樣,不論他們是甚麼人,都要給他們最好的服務。

  我在醫院裡,拿起電話可以打到世界任何地方,院方不會知道是誰打的、也不會跟我收費,但我決定不把電話用在私人用途。打私人電話時都用個人手機,要用印表機時,我會帶自己的紙張。

  有好幾次醫院付給我過多的薪資,每次我都覺得這是我額外的收入,但最後我還是拿起電話,跟醫院說你們多給了,請收回去。頭一次這麼做時我才剛畢業不久,我在安靜中的想法是,你必須誠實,神會獎賞你一百倍。於是,我把支票寄回去給醫院。三個月後,我收到醫院一封信,裡面是一張100倍面額的支票:由於從來都沒有人這麼做,院方決定重新仔細計算我的值班時數,發現其實他們少發我很多薪水。所以,即使是要在真實世界裡誠實很難,但是上天鼓勵我,在工作上堅持我的原則。

  另一個例子是關於難相處的同事。曾經有一位同事無端指控我,毀損我的信譽,令我氣到想辭職。後來在靜默中得到的想法是,對我來說,行醫是神的呼召,我的同事怎麼想並不重要。另一個想法是,我應該對待那位同事彷彿沒發生什麼事似的,對我而言這已經超出正常人的能力範圍。那位同事的辦公室就在隔壁,每次走出辦公室時我都得禱告,祈求神讓我有能力善待對方。這樣持續六週後,我開始覺得自己真的可以用平常心面對她了,但是我覺得這種能力是神的賜予而非我內在所有,也很感激能有這樣的能力。

  如何兼顧正職又投入道德重整工作?對我來說,我的工作就是道德重整生活的實驗室。道德重整是活在真實的世界,把我相信的理念應用在生活中。跟想法、行為不一樣的他人共事時,他們未必都會認同我的理念及堅持,而這就是真實世界。

  而兩者之間的界限是模糊的,因為我的工作場合就是我實踐道德重整的場域,這也讓我有真實的相關經驗可以與人分享。兩者互相啟發、相輔相成,也讓我的人生更豐富。

最後送給大家我最喜愛的伊斯蘭哲人魯米有關靜默的三句話:

    ◎默是神的語言,其餘一切不過是拙劣的翻譯

    ◎出恐懼的糾結,活在靜默中

    ◎默中自有雄辯,且暫停編織,觀看構圖之進展

 

***************************************************************************************************

結緣45道德重整讓我找到信仰   口述黃日燦(協會顧問)整理許壽峰、張詠富

  道德重整協會顧問黃日燦律師,是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全球大中華業務主持人暨台北所主持律師。在團隊會議中提到,人一定要有信仰,一輩子都不會變,道路都不會不清楚。....道德重整讓我在45年後,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還覺得滿可愛的,不會面目可憎。

  認識道德重整是大學時參加中國青年合唱團開始,當時只12個人,所以我就當了學術部長,隔兩年接任團長。那幾年對我影響真的很大。看到很多人,說的就是他想的,想的就是他做的。大家不盡然口才很好,但是可以交心,可以信賴。這包括同輩年輕人,也有好幾位很關心我們的長輩也是。記得有位始終支持我們的朱大夫,一看到我們12個人就說真棒,當年耶穌就從12個門徒開始,改變世界就靠你們了。後來有一段時間,我真的覺得改變世界可能有我們的份。

  中國道德重整青年合唱團從12個人變成250人,從只有幾個學校,到各大學都有我們的人。每到一個學校去,就去爭取重要的社團負責人,最後他們不是變成團員就是成為道德重整之友。但是到了大家都去當兵之後,人數很快變少了。二、三十年後,還真正在一起留下來堅持的,就是那麼一些人。人多、聲勢大,不見得真能帶來重要的改變,最重要的還是要深。

  道德重整給我的一個重大影響,是決定不從政。從小就想從政,認為要握有政治大權才能做很多偉大事情。另一方面又很看不起從政的。一直覺得我會做得比他們更好,會耍的比他們更厲害更高明。如果真的從政,現在說不定坐牢去了。我覺得:從政不一定能帶給人們改變;儘管我很會辯論,正面反面都能辯贏,但是我騙不了我自己,我能很誠實面對自己。真要做大事,就要做徹徹底底的大事,而不是做很虛無的豐功偉業。

  道德重整給我最大的收穫,就是找到終身夥伴詠雪,也是我終身的領導。人很重要的是要交到那種不講客套,隨時會打電話說:「你真是莫名其妙、胡搞!」的朋友。我很慶幸,每天就有人在耳邊提醒:「你沒有那麼偉大、你少說兩句,多做幾分」這是我一輩子受用無盡的。在道德重整圈子裡也有好幾位朋友,我們對彼此都是如此,我也很高興看到我們團隊,一直都有這樣的核心。我跟詠雪個性其實大不同,不免有些小拌嘴。但我們已經修成正果:各自發表看法,點到為止。過一會,錯的那個自己會找個話接,繼續往前走。相信很多夥伴間的相處之道也是如此。

  四十幾年來我一直當律師,但生活並不是只有律師而已。律師界人家戲稱我是併購大師、從華爾街把併購帶回台灣、兩岸三地併購第一人等,但我最喜歡聽到的是人家跟我說:黃大律師,你完全不像是個律師。原因是:我不會每次都要贏,也不會一定要逞口舌之快,而是真正追求互利的雙贏。因為大部分的人認為律師就是花言巧語、沒有立場、見錢眼開等等,所以當有人說我不像律師,表示我真的有一些其他優點,有些人格特質可以讓人比較相信我,我認為這與道德重整的影響有絕對的關係。

  這影響是,我覺得人一定要有信仰,一輩子都不會變,道路都不會不清楚。從我進大學那個暑假,認識道德重整之後,接下來的40年,我找到自己的信仰。很多事情能夠從一個簡單的信念開始,發展出對自己、對社會、對世界的價值觀。人生充滿起伏,要快樂要悲傷,完全看自己,別人講多少道理都沒有用。重要的是怎樣讓自己對社會抱持一個希望,有自己的信仰及價值觀,堅持走自己認為對的道路。

  這輩子我非常感謝道德重整。雖然有時給我的壓力很大,我也不認為我隨時百分之百做到四個絕對標準,但我經常把它放在心上,也經常想辦法從對方的角度去了解別人。如果很討厭這個人,我就想為什麼討厭他,他是不是一無是處?是不是真的像我想的那樣壞?還是他有他的道理?從他的角度去想,我可以更容易幫助他,結果就是更容易幫助我自己。

  幾十年來,我把在道德重整學到的東西發揮在生活中很多地方。不管別人感不感受得到,但社會就是要靠很多人的努力,把它帶往一個對的方向。道德重整讓我在45年後,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還覺得滿可愛的,不會面目可憎。

  當團長時在團冊後面設計了四句話:「憑良知做人做事、拿愛心關懷別人、用行動改造自己、以微笑面對世界。」我認為做到這四點的自己就還不錯。我若能對不同的接觸面盡量放大我的格局,而不是用小我的角度和眼光去面對,我相信我對這個社會和對自己的影響就都是正面的。

listening your mind

 

Top